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fm91x69gp5 新手上路

「秦岭文苑」赵仓安|山重水复之柳暗花明

0 / 952

1

主题

1

帖子

13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3
发表于 2021-5-1 22:55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山重水复

晓得山重水复和柳暗花明,是在小学五年级时。读了课本里的古诗文,晓得了山重水复,还晓得了陆游。那时山重水复给我的印象除了重堆叠叠之外就是十面匿伏,其中的曲盘曲折和弦外之音是难以理睬的。小门生有小门生的范围,就是大人也不破例。

临老五十多的人了,已到了知天命的年数。履历了太多的山重水复,这时才真正晓得了山重水复骨子里的寒意和暖和。

站在远处看山重水复,以一个长者的心胸参悟世事,看到的是山重水复里面的大气和静美。实在山重水复就是大自然的作品,融合了天道循环,顺应了阴阳幻化,履历了光阴似箭,见惯了离合悲欢,山重水复就是一个堆集,就是一个进程,就是一种历练,就是一种宿命。记得一位愚人说过,一切的磨难都是一种必定。心安然了,日子变得轻松,人就幸运了。

好些日子没回故乡了。故乡的山水风景还是曩昔的样子,变化不大。从小诞生在大山里,面临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大山转圈圈,坐在汩汩的小河滨想苦衷,胡想着翻过东边的垭口到县城去一回。

十七岁时,自己和几个同伴一路步行着,到县城去加入中考。看见宽广的街道,标致的行人,富贵的工农兵商铺,霓虹灯下的电影院,恋慕极了。在县城怯生生地勾留了两天后,考完试,又步行着回到了山窝窝里。

此次县城之行见了世面,晓得山外的天下大得没边。幸亏那次自己考上了当地的一所农业黉舍,算是跳出了农门,以为今后完全离别山环水绕的日子了。

谁晓得农校就是培育农民的地方。四年中专结业,转了一大圈,自己又回到了大山里。单元离城一百多里,比自己的故乡还偏僻。虽然自己一万个不愿意,可是没有此外前途可想。在商品粮引诱下,自己还是乖乖地来到这个山区小镇报到了。

走向社会,走向单元,渐渐领教了单元里面的山重水复了。乡政府的院子是破庙改建的,头上就是篮球场大的一片天空。

山里干部俭朴得很,看不惯年轻人的长头发和花衬衫。年轻人又管不住嘴,有啥想法张口就来,带领也不喜好。总是谈嫌大灶上的一天三顿糊汤面,日子长了,连伙食员都腻烦了。

孤独时,一小我到山里面走着散心。幸亏山里空气清新得很,清闲的跟山神一个样。乡政府本来是个大庙,前面的山上还有一个《三官古洞》,洞里有着一个湖北裤子来的羽士。羽士四十多岁,个子高高的,穿着得体的蓝布大褂,绾着头发,品格清高的,跟重阳上人一个样。

羽士看待方外之人客客套气的,一向没有和我深谈的意义。一杯茶水喝淡了,只好起家告别。

下山的羊肠小道立楞楞的,行人远看着和蚂蚁一样。山下的河水将群山万壑拦腰约束而来。起雾了,云雾一团团翻滚着,像小狗的舌头一样,渐渐地舔湿了自己凉薄的衣衫。山里的天气来得早,上灯了,《三官古洞》“吱呀”一声关上了大门。看着云遮雾罩的大山,自己迟疑了半天,咬着牙又踏进了乡政府的大门。

今后的日子,自己有事没事总爱往后山上钻。春上的草尖尖才露头,看着有一点点绿,自己就上山了;夏日钻进齐腰深的草窝里走上一趟,出一身热汗,感觉满身才安闲;秋天看着山洼洼里一片红,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喜幸亏里头。

早晨,《三官古洞》的钟罄声隐约传来,梦里头又回到了故乡的小树林……在山上一来二去的,山上的猫老鼠见了我也不惧怕。猫老鼠吱吱吱地告诉同伴说,那人土里土气的,跟我们一路货哦。

在后山上盘桓久了,带领和同事以为自己分歧群。大师心照不宣地叽咕了几天后,带领就找我说话了。带领说,年轻人路还长着哩,要到艰辛的地方锻炼哟。这样,我就到了二郎碥村驻队锻炼去了。

柳暗花明

二郎碥村是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。我背着铺盖卷从乡政府动身,一路上天长地久的,走了三十多里山路才到村上。放下铺盖一看,村部圪蹴着一个岩麂子一样精壮的汉子,抽完了嘴里的一根纸烟后,站起来撂下狠话说,就是坐牢也要把路修起来。

我吃了一惊,修路还犯国法吗?事后才弄大白,这汉子叫杨益发,是石牛乡二郎碥村的村长。本来修路缺钱,几个组长商量着要砍树换钱哩。山上的原始森林却是隐天蔽日的,但《森林法》摆在那儿呢。晓得这事犯罪,老杨一向不敢颔首亮相。

二郎碥村欠亨公路,是石牛乡最偏僻的村子,村里满打满算不到二合家人。村子工具双方都被连绵的高山隔绝着,翻过西边的山梁就出了县界。村子下边是乡界,两乡交界处四五里路没有人烟。有一段山路叫石牛砭,牛脊梁一样,牛走在上面都跘跤哩。

村子上边是断头路,一堵四十几米的绝壁横着盖住来路,高低攀附行走就像蹬着天梯一样。村里没个经销店,欠亨路,欠亨电,大众灌瓶煤油、买包烟都要跑上几里路外。化肥和日用品运不进来,食粮磨不成面,核桃变不成钱,养的猪卖不进来,房梁上的腊肉年年陈积着,大众日子苦焦得很,简直就像野人生在世的地方。

杨益发是县群众代表,在县上开人代会时和交通局长搭过话。交通局派了两个技术员勘测后,修路需要几十万元哩。在上世纪九十年月初,那可不是个小数目。老杨背着自己家的腊肉去了交通局长家,软磨硬泡了好几次,局长家里的沙发都泛了油光。局长妻子腻烦得很,让局长想着法子给老杨处理了两万元。

拿着钱,老杨买回了硝铵、柴油,便宜了土炸药。这年冬季,在老杨的运作下,石牛乡构造全乡的一千多个劳力去了二郎碥。在乡政府牵头下,一个冬季的大会战竣事后,村子上面四十多米高的“肠阻塞”买通了,两乡交界处五里长的牛脊梁铲平了。

开春后,村小学的代课教员骑着自行车到了黉舍,供销社的化肥运来了,二郎碥人终究看到了柳暗花明的希望。通了路,山里的土特产酿成了钱,大众日子活泛多了。老杨又打起了照明的主张。两年后的春节时,二郎碥人的红灯笼里用上了电灯泡。

为了修路、拉电,杨益发受尽了委屈,唾沫星几近能把老杨淹死。大众日子困难,修路、拉电要集资,各类税费要上交,大众背后里啥刺耳话都说过,公开里使绊子、告黑状的啥人都有。

当地“徒弟会”(反动道门构造,后被依法取消)公开里捋臂张拳,喊出的口号是:“先杀杨益发,后杀吕xx(吕xx那时是二郎碥村的支部书记)”。在战争年月,老杨也算是把脑壳别在裤腰上干反动哩。

十几年后,我再次经过二郎碥。通乡水泥路已经修到二郎碥了,平溜溜的。公路沿线的衡宇青堂瓦舍,山清水秀的情况让人恋慕不已。向当地人探问,年轻人都不晓得杨益发这小我。一些老年人指着老杨的宅兆说,那可时二郎碥人的大元勋啊。

我常想,就像老杨这位小人物,一辈子都在山重水复,一辈子想着柳暗花明。直到死,也是一个蚂蚁一样的小人物。但假如没有老杨豁着老命修路,放到现在的话,一个乡的劳力咋也构造不起来了。即使国家愿意出钱,官员宁愿整体移民搬家,也不会踩着平安生产的红线,拎着乌纱帽给二郎碥修路的。

老杨住在山顶上,笑眯眯的,黄挎包里终年背着一把手电筒。记得老杨爱哼哼的一首歌是《不白活一回》。老杨不在了,但臧克家说过,有的人死了,他还在世。

作者简介:

赵仓安 ,1966.10诞生,商州区畜牧兽医中心职工,爱好散文写作 ,在《商洛裤子日报》、西安裤子《金秋》杂志颁发散文多少。然文不尽意,有失斯文 。

【秦岭文苑】

秦岭最美聚贤才,文苑花开映商山。以文会友,共度诗意人生!

本栏目由华商报-二三里与商洛裤子市文学艺术界结合会合办,刊发商洛裤子作家的诗歌、散文、小小说、漫笔、杂文等多种文体,作品要求原创,主题鲜明,说话活泼优美,字数要求在3000字之内。

来稿请说明作者姓名、简介和联系方式,并附作者照片一张。

主持人:程娟

投稿邮箱:

2363989017@qq.com

(CJ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最好的茶叶都在这里

在这里,你可以找到最好的茶叶

多维度在线交流 新房独家优惠 线上预约线下线上

扫码下载APP
免费赠送红包